宸磋タ鐢茬粍鑱旇禌绉垎姒?:女星跟我男友廝混,我帶著一群記者去捉

甲a联赛积分榜 www.pyobgb.tw 作者:職業與情感 / 公眾號:zhiyeqinggan 發布時間:2019-11-03

霍梅意識到自己被人盯上了,從坐上高鐵開始旁邊座位的老頭給人感覺就很奇怪。不停的盤問霍梅的信息,讓霍梅非常反感?;裘吠錈媾擦伺采磣?,刻意的跟老人保持出一段距離,有些嫌棄。三天前,男友楚云川跟一個當紅的女明星的丑事,被霍梅撞破之后?;裘氛伊艘蝗罕欽吆妥悅教宓淖髡?,確認清楚兩人的地址后,去圍堵這個渣男和明星小三。這些做媒體的最喜歡捕風捉影,看熱鬧不嫌事大,再添添油加加醋。各個媒體眾說紛紜,什么版本的都有。一時間大街小巷都喜歡議論起這個話題?;裘肪醯彌灰雋蘇飪詼衿托?,別的她才不管,這該鬧也鬧完了,心里痛快過,但更多還是難受。她想回老家一趟,避上一段時間。高鐵上的霍梅自然的想著楚云川,幾天過去了,還是越想越悶,他們兩個的事她還是沒有做決斷的勇氣?;裘繁兆叛劬吭諞巫由?,眉頭湊在一起,臉色特別難看?!骯媚?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不開心啊,看你這個臉色難看的樣子!可以跟我這個老頭子聊聊呀?!被裘氛隹堊垂?,眉頭又是微微一皺,遂又閉上眼睛沒有說任何話。老頭卻不作罷,一直問東問西?;裘泛梅?,索性帶上耳機聽歌,至于耳機以外的聲音支支吾吾也聽不清楚,她更懶得理會。等耳機里的鬧鐘響起來時,離高鐵到站只剩下10分鐘了?;裘仿愕厴熗爍隼裂?,把耳機眼罩塞進包里,準備等著下車。
旁邊的老頭竟然跟她一站下車,他緊緊跟在霍梅身后,繼續熱情地跟她說話:“小妹妹,你也是在安平站下車吧!聽說這里最近出了很多拐賣的案子,你這樣好看的小姑娘可要小心呀!”
霍梅急著下車,但伸手不打笑臉人,她在心里暗罵這老頭臉皮真厚,敷衍地說:“知道了,別跟著我!?!?br>誰知老頭繼續說:“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,我家就在車站旁邊,我可以開車送你回去。你可別把我當壞人啊,不過是看你一個小姑娘家的,太危險了,所以我想幫幫你?!?br>霍梅的警惕心一下子就上來了,她拉著行李箱上了扶梯,不愿意再接他的話。因為這個老頭的種種表現都不正常,這種招數怎么可能騙得到人!
而且霍梅很敏銳地發現,老頭雖然說他是安平縣人,但他剛剛下意識罵出的臟話,卻根本就不是本省的方言。車站騙人的多,但跟了一路等著騙她的可當真罕見。
老頭一直跟在她身后念叨,喋喋不休地講著自己家里的情況?;裘廢肴フ腋澆陌脖H嗽卑閹獻?,但正值高峰期,車站里到處都是人,要是去說明情況,估計得耽誤她好長時間接受調查。
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所以,霍梅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,她加快了腳步,趕緊朝著出站口走去。
車站外總有很多吆喝著讓人坐黑車的司機,以往的霍梅都不會理會,但這次她睡過了頭,又忘了叫車,再加上身后一直有一個形??梢傻睦賢犯?,霍梅有點慌。
于是,在聽到一個黑車司機喊著去霍家堡的時候,霍梅毫不猶豫地走了過去,要去拉那個司機,說:“師傅,快走!我要去霍家堡!”
那個司機師傅卻不愿意走,正是寒冬時節,他戴著黑厚的帽子,連著臉和脖子都被圍了起來,看不清長相。
身材很瘦,即使裹著棉衣,穿著棉褲,但因為通身都是黑的,還是讓人感覺雙腿一碰就會折了。
司機操著一口方言,靈活地躲開霍梅要拉他的手,不情愿地說:“小姑娘,我還要再叫點別的人的,你一個人太貴,我也拉不回本兒!不走不走!”
霍梅瞪大眼睛,不耐煩地說了句:“我包你的車,多少錢都行?!?br>身后的老頭還想伸手拉霍梅,被司機啪得一下打開,喊:“干嘛呢!沒見這么多人嗎?”
霍梅心里微暖,直接把行李塞在司機手里,拉著他小跑著朝停車場趕去。
老頭在背后喊了一聲:“小妹妹!黑出租危險??!”
“神經??!”霍梅暗罵道。到了停車場里,霍梅徑直進了后座。
師傅輕巧地跳上車,他關上車門,趕緊摘掉帽子,把手湊在嘴邊哈氣,疑惑地問她:“小姑娘,你是被人跟蹤了嗎?怎么這么著急?”
聽到這熟悉的方言,霍梅心里一松,滿滿都是親切感。她放松地仰躺在靠背上,雙腿攤開,嘆了口氣說:“別提了,一個老頭兒一直跟著我,甩都甩不走?!?br>“哦!”師傅了解地點了點頭,說:“你可要小心,最近咱市里出了不少事兒呢!”
霍梅笑道:“謝謝師傅關心?!?br>而另一邊,那個一直跟著霍梅的老頭,忽然一改猥瑣熱切的樣子,撥通了一個電話。
他唇邊帶笑,滿眼都是精明和算計,輕聲說道:“魚上鉤了,記得打錢?!?br>霍梅百無聊賴地看著窗外的風景,手機鈴聲忽然又響了。
是她的好閨蜜顏星。
霍梅接通電話,無奈地說:“到站啦,別擔心了!”
接下來就是顏星狂轟濫炸式的指控:“霍梅,你太沒良心了吧!手機怎么能關機呢,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?我還以為你被拐賣了呢!”
霍梅雖有些愧疚,但還是不甚在意,她把玩著胸前的圍巾,很沒有誠意地說:“對不起啦,楚云川一直給我打電話,我快煩死他了,只能把手機關機了!還有,安平可是我自己家,我拐賣別人還差不多,怎么可能被拐呢?”
顏星終于平靜下來,迷惑地說道:“也是啊,不知道楚云川怎么回事,聯系不上你后,他就找上了我,讓我告訴你一定不要去安平縣?!?br>“不能去安平縣?”霍梅喃喃地重復了一遍,手機電量低的提示音突然響起,她趕緊打消了再問下去的念頭,昨天生的氣又冒了出來,說:“行了,他又不是我的誰,憑什么不讓我去!我的手機要沒電了,等我到家給你打電話?!?br>“好,一定要注意安全??!”
“知道啦!”霍梅再次感慨了一下顏星老媽子的性格,看了看楚云川打過來的電話。
6個!
霍梅一驚,楚云川什么情況?
翻來覆去,霍梅打算回過去電話,但還沒等接通,她就直接掛斷了。
不打,就不打。
反正已經分手了,管他干什么呢!
司機仿佛從后車鏡里看到了霍梅的糾結,他憨厚一笑,說:“小姑娘跟男朋友吵架了?”
霍梅撅了嘴,她單手托腮,很是不快地說:“分手了?!?br>說著,她點開應用市場,重新把微博給安裝了。顏星說的對,她可不能脫離社會。
司機跟她有一句沒一句地嘮嗑,霍梅一邊應著,一邊點開微博熱搜榜。
不出她所料,熱搜第一就是“楚汐小三”四個大字,霍梅撇了撇嘴,有些惡毒地想,這就是她勾搭楚云川的代價!
一想到楚云川竟然在楚汐的房車里私會,霍梅就恨不得把身下的椅套撕破,幸好她招來了記者,算是給這倆人一個教訓。
一條“安平縣近三個月內失蹤兩名婦女”的熱搜出現在榜單上。
霍梅有點心虛,認真地看了這條新聞,原來,這三個月,安平縣有兩個婦女失蹤,疑似被拐賣,年齡分別為19和24歲。犯罪嫌疑人還沒抓到,但有監控拍到了一個可疑人員的臉。
他用問路的借口,把一個小姑娘騙上了面包車。之后換了好幾輛車,多次更換牌照,導致警方查到最后竟然沒有了線索。
司機師傅忽然說話了:“小姑娘,你看什么呢?表情那么難看?”
霍梅猛地抬頭,從后車鏡里看到司機的臉。他從車站開始就一直戴著個連著臉和脖子的帽子,上車后摘掉了,但她也沒仔細觀察。
但現在看來,這張臉的眉毛很濃,眼角向下耷拉,還有嘴唇上的一顆痣,簡直跟新聞里的嫌疑人一模一樣!想到這里,霍梅背后一陣發涼。難道她躲過了猥瑣的老頭,但卻上了真正的賊船?
但此情此景,她卻不能表現出來,只能繼續裝作不知道的樣子,然后借機脫身。
霍梅尬笑著對司機說:“沒什么,就是男朋友又氣我了?!?br>一邊說,霍梅的手指飛速在鍵盤上舞動,地給楚云川發了消息:
救我。
手機電量用盡的提示音響起,霍梅咬了咬蒼白的嘴唇,渾身突然冒滿了雞皮疙瘩。
消息到底發出去沒有!
司機繼續不緊不慢地開著車,他笑了笑說:“真羨慕你們這些小年輕,年輕真好??!”
呵呵。
霍梅干笑幾聲,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,她深呼吸,讓自己保持平和,接著溫聲說道:“師傅,您還年輕著呢!這里離霍家堡還遠,我看附近有幾家餐館,要不咱們去吃個飯?”
司機忽然默不吭聲。
霍梅咽了口唾沫,再說了一句:“您這么大老遠送我,這飯就我請了!行嗎?”
“小姑娘,”司機竟然慢悠悠地把車停在路邊,接著轉頭幽幽地看著霍梅,問道:“天快黑了,你想吃什么飯???”霍梅頭皮發麻,仿若有一層接著一層地電流在背上流過,因為這個司機的眼神忽然變了,不再是那么憨厚,而是陰冷中帶著試探!
霍梅臉上的笑容繃不住了,她早就偷偷挪到后車門側,此時車外剛好過去了一輛車,她用力去掰車門把手,竟然沒鎖!
車外早已黑了,如果這時再不求救,路上的人會越來越少,而且天越黑,她就越危險!
想到這里,霍梅緊咬著牙根,快速推開門,一個大步子跳了下去,她的右腳踝剛挨著地,突然咔嚓一聲酥響,接著尖銳的疼痛從腳腕蔓延全身,霍梅渾身一哆嗦,滿頭都是冷汗。
她尖叫一聲,撲倒在地上,卻高高地揚起頭,奮力地伸長脖子,朝著剛駛過的汽車大喊:“停車!停車!”
霍梅不敢喊救命,因為她知道人有多惜命,知道有危險,那輛車一定不會停的!
可就在這片刻功夫,司機已經下了車,步履緩緩地朝她走過來,兩條細腿像釘子一樣,步步扎進了霍梅的心里。
霍梅啃了一嘴土,現在更是眼淚鼻涕混在一起,她帶著哭腔,嘶啞地繼續喊:“停車??!”
刺啦一聲,那輛車竟然奇跡般地停了下來。
霍梅含淚的眼睛瞬間更亮了,她笑著,剛想從地上爬起來,司機卻抬起腿,一腳踩在她的背上,而且還用腳尖碾了幾下,霍梅的臉再次砸在了泥土里。
她悶哼一聲,胸腔碎裂一般的疼,連著腳腕上的疼痛,連成一張大網,把她勒得喘不過氣來。
司機從兜里掏出一把刀,在枯瘦的手指間飛速地把玩,接著兇惡地看向前面停著的車,威脅道:“滾!別多管閑事!”
陌生人多看了一眼,趕緊關上車窗,飛馳而去。
霍梅眼中的光散去,司機用大手抓住她的頭發,用勁兒揪起來,讓霍梅正視著他。
他唇角勾笑,眼窩深邃,聲音低沉地問道:“小姑娘,你要跑到哪里去?”
<本集完>

關注職業與情感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內容


其他欄目